記者李冀
  黃牛倒個手,綠豆糕漲10元
  不時有人拿出手機拍下這久違的壯觀一幕。“買綠豆糕,前一天下午來排隊沒買上,今早來站頭班隊”,排在第9個的武鋼職員周薇說,她下了夜班騎著電動車就直奔曹祥泰了,買這個綠豆糕太難了,算上給親戚代購的,她計劃買35斤。
  下午2點多,記者再次返回曹祥泰,此時已斷貨兩小時,買糕的隊伍更長了。熾熱陽光下排隊的市民顯得焦躁不安,數名警察在周邊轉悠。“賣完了,賣完了,糕賣完了,全部都在加班生產,還得等個把小時才有糕”,曹祥泰店員扯起喉嚨嘶吼著。
  買糕的隊伍中衍生出“綠豆糕黃牛黨”,曹祥泰芝麻綠豆糕統一價28元/斤,玫瑰花綠豆糕35元/斤,而黃牛黨排隊購得後一轉手就能輕鬆以38元/斤賣出。“這算什麼,基本每周都有幾個外地旅行團來排隊買糕,還有導游一買就是200多斤。”一黃牛說,他們排隊賺的是辛苦錢,導游賣給團友才是發財呢,聽說每斤都50元了。
  就在曹祥泰一糕難求的當口,周邊的糕點店和各大型商超內,綠豆糕促銷吆喝也頗為熱鬧,12.8元買一贈一,買粽子就免費送綠豆糕,即便如此都鮮有人問津。
  日產1.2萬斤都不夠賣
  曹祥泰一百多年前店後廠的格局沒變,二樓是生產車間,60多名工人分為制糕和包裝兩組進行生產。每塊糕點都純手工打造,包裝沿用了一百多年前的手工紙張包裹,區別隻是紙張質量更好,並印製了產品信息。
  每天都要接到百十個要糕的電話,都是想“開後門”買糕的。“都一個月了,排隊的勝景讓人有穿越感,像是回到了30多年前。而且廠里職工要照顧,往來單位不能虧,親朋好友得招呼,產量一天最多1.2萬斤,已經把退休的老工人都叫回來生產了,還是不夠。”曹祥泰董事長盧耀武說,也想過引進設備進行工業化生產,但中式糕點就不是機器能搞掂的玩意,比如綠豆糕必須純手工打造,如果用機器壓制進模具,無論是氣動還是電動都無手感,要麼按壓不夠力度,要麼按壓過於結實,這樣都影響口感。
  效益全靠端午、中秋、年關
  盧耀武說,傳統綠豆糕配料只有五種:綠豆、紅豆、蔗糖、桂花、油,拒絕任何添加劑,如此一來保質期最多七天,因此不可能提早批量生產存放售賣。沿襲前店後廠、古法製作、買鮮賣鮮的傳統,手工打造不進入工業化生產,而掌握這門手藝的熟練工卻日益減少,那麼擴大產量便無從談起了。同時,曹祥泰是改製企業,人員結構相對複雜,很難像現代企業那樣借助風投的力量迅速發展壯大。
  “只有純手工打造的才是綠豆糕,那些工業生產道模壓制的,頂多算是一種糕點,”盧耀武說,製作綠豆糕從選材到製作都很考究,比如綠豆只選用上好的南方小豆,絕不用豆腥味重的北方綠豆。紅豆只能用赤小豆和紅竹豆,選用上好蔗糖,手工熬製糖漿自製綿白糖,火候和糖水比例都要恰到好處。
  盧耀武說,綠豆糕軟硬口感的力道全在師傅們的手腕間,用力過度會太硬,力道不夠容易散,這些都非一日之工。早些年,綠豆糕用的紅豆沙是用火煉的豬油熬制的,僅製作紅豆沙餡料就需6個月的窖藏,在零添加純天然的條件下,想要批量生產是不可能的。
  端午季曹祥泰綠豆糕能賣出800萬元的銷售額,以每斤28元核算就賣出了近30萬斤綠豆糕。過了端午季,就開始準備中秋月餅季,而後就是年關的京果酥糖季,全年的效益全靠這三季,日常傳統中式糕點的品類能達到100多種,最受歡迎的當數發餅、喜餅和棗泥方。
  不放添加劑難以批量化
  想過進超市,也找過分銷商,但最終還是選擇了守住這百年來的一畝三分地。曹祥泰綠豆糕月餅棗泥方持續火爆熱銷中,它卻始終沒有長大。
  “曹祥泰能做近200種中式糕點,但想發展成連鎖模式,進入工業化批量生產卻很困難。”盧耀武說,中式糕點工藝繁瑣複雜,不是完成發酵起酥烘培即可,好的糕點更像是精美的工藝品,需要手工打造。
  早在五六年前,曹祥泰曾進軍武漢大型超市,在五家門店試點,明星糕點供不應求,節令時段產能跟不上,而淡季普通糕點又業績平平,關鍵是純天然無添加的糕點保質期很短,也無法接受超市每天晝夜溫差的考驗。再者就是包裝,堅持零污染手工紙包裝,在一群眼花潦亂的機械精緻包裝中,曹祥泰的糕點外觀實在不具競爭力。
  “有人來談過合作,每到節令時段,總有食品界的朋友來要貨分銷,但問題是節日產能嚴重不足,平日產能又顯過剩。”盧耀武說,進入工業化開拓超市快消市場,食物從原產地到食用的運轉周期拉長,就必須延長保質期,就難免使用添加劑,如此一來口感品質肯定受到影響,也就失去了中式糕點的味道了。  (原標題:上千人排隊 曹祥泰綠豆糕不好買)
創作者介紹

jennifer

zv98zvifb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