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永烈
  在我看來,作為節目主持人,除了必須具備形象佳、口齒清楚、語言純正、反應敏捷、記憶力強這些“硬指標”之外,更加重要的是“內涵”,那就是廣博豐厚的學識,亦即主持人的“底氣”。曹可凡能夠在眾多的節目主持人之中脫穎而出,成為佼佼者,屢奪金獎,很大程度上得益於他的明慧多聞、博學強識。
  在曹可凡主持的種種電視節目之中,最為成功、影響最大的節目是《可凡傾聽》。這是曹可凡的品牌節目,也是上海電視臺的名牌節目。
  為什麼《可凡傾聽》具有吸引觀眾的強大魅力呢?
  曹可凡精心挑選他的嘉賓。坐在《可凡傾聽》聚光燈下的嘉賓,都是文化精英。在節目里,曹可凡讓這些觀眾的“熟人”講述“陌生”的故事——他們鮮為人知而又生動有趣的人生故事。
  請來了文化名人,如同面對一座富礦,觀眾們都佩服曹可凡的“深掘”故事的本領。為了做好每一期節目,曹可凡都事先做足“功課”,大量閱讀採訪對象的背景資料,釐清脈絡,抓住特點,從中發現一個個閃光點,在訪談時通過提問請嘉賓講述。所以他是訪談節目的現場掌握者,是嘉賓講述思路的引導者。比如,他註意到電視劇《喬家大院》里那個山西老闆、《甄嬛傳》里的皇帝——陳建斌,居然喜歡寫詩。在節目中,曹可凡讓陳建斌談詩,而陳建斌的體會是陸游的那句話“汝若欲學詩,功夫在詩外”。陳建斌說,“你想做一個事情,到那事上你才做準備,顯然是來不及的,就是因為你平常有很多涉獵,可能這無形中,會成就你做某些東西。”這樣,就使《可凡傾聽》有很濃的文化韻味。
  每一期《可凡傾聽》,如同一篇精彩的人物專訪。曹可凡很註意文章的起承轉合。曹可凡非常講究“切入點”的選擇,使觀眾在節目一開始就產生濃厚的興趣。比如曹可凡在採訪奚美娟時,出人意料地從她“額頭上那個痣”談起,而採訪老作家白樺時,則從白樺與葉楠這兩位作家是孿生兄弟說起,一個寫了電影《今夜星光燦爛》,一個寫了電影《巴山夜雨》……
  《可凡傾聽》不迴避敏感問題。比如,當著名演員張國立之子張默因吸食大麻違反了國家法律被北京警方拘留時,這是廣大觀眾非常關註的熱點,曹可凡不失時機地把張國立請到演播室,敞開心扉談子女教育問題。又如,當趙忠祥因“饒穎事件”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曹可凡請趙忠祥說出心中的故事……在涉及這些敏感問題時,曹可凡始終以嚴肅的態度進行採訪,進行解讀,而不是那種獵奇、庸俗的“曝光”式報道。
  《可凡傾聽》在做演藝界人士的專訪節目時,他如魚入水,游刃有餘。然而曹可凡仍不時跨出演藝界,進行“越界飛行”,倒是從另一個角度充分顯示了曹可凡的博學。比如,當日本建築大師安藤忠雄來到上海,機會難得,曹可凡把他請入《可凡傾聽》。曹可凡跟安藤忠雄談論起“羅馬的萬神殿看到頂端光與影的變化”、“巴塞羅那看高第的建築”……如同半個建築專家。前幾天,我聽中國人民解放軍原副總參謀長熊光楷上將說,經他“牽線”,曹可凡得以採訪90高齡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這樣的採訪,不僅需要對中美關係的深入瞭解,而且還要有深厚的英語功底。
  年復一年,曹可凡在他的團隊的支持下,孜孜不倦地主持了一期又一期的《可凡傾聽》。做《可凡傾聽》節目,其實也是在做口述歷史。在曹可凡的主持下,這些文化名人的口述,必將成為珍貴的口述歷史資料,存入當代歷史寶庫。
  十日談
  傾聽的背後
  跟可凡在“頂級廚師”的相處暢快淋漓,明請看本欄。  (原標題:越界飛行)
創作者介紹

jennifer

zv98zvifb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